郭秀江:信任的难度

抚顺七千年  04-16 17:35  作者:郭秀江 A+ A-
  上一个春节前,我乘一列K字头列车由北而南。虽然进了春运,但由于和还乡大军的主流逆行,感觉与平日差别不大。卧铺车厢的过道里,没有过多的人往来穿梭。车上的白天,显得有些长,便同相邻“隔间”的一位女士,在卧铺过道的边座上,聊了起来。

图片选自网络

  听说她曾在上海打过几年工,是在浦东一家大超市里做面包和糕点。积在心里的许多问号,腾地拥了出来。可算遇到了“业内人士”,我在心里称她面包师付。

  “超市做面包和糕点,用的是什么油?会是地沟油吗?” 我问。

  “不是” 面包师付回答说:“是超市自己卖的瓶装油,当然,是最便宜那种。” 为了降低成本,用最便宜的油,可以想象,不是地沟油就不错了。我心里想。

  “但是”,面包师付补充说:“面,是用最好的。”

  “用最好的面,那是为什么?” 我不解。

  “面不好,做出的面包糕点质量不行,外观能看出来。” 因为这个理由,我相信了用面的质量。

  “卖剩的,超市怎么处理?”这问题,我疑问好久了。

  “在下班收市前,降价。一旦过了保质期,就毁掉。”面包师付回答得很清楚,很自然。

  “啊,真毁吗?” 我不信,一百个不信。

  坐在旁边下座的一位男乘客,用同我一样怀疑的口气,插嘴问道:“不会是打个新标签贴上,再放到货架上吧?”那位男士的普通话,带有明显的上海口音。

  “不会,真的不会,一定毁掉的。”面包师付加重了语气。

  我与那位男士面面相觑,又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面包师付,不无怀疑地问:“真能扔啊?”

  面包师付一脸的真诚,”真扔,别的地方我不保证,我干活的超市,是真的扔。” 从前边的聊天已经知道,面包师付离开上海有几年了,并已在唐山就了业,实在也没有必要为曾经打工的超市涂脂抹粉。尽管我们希望事实如此,但亲身经历及所见所闻的食品安全乱象,教我们不敢相信,还有这样循规蹈矩的商家存在。记不得从那天开始,不管买啥,心里首先打问号,卖方再怎么解释,心里也不踏实。

  “有不少部门检查呢,明察暗查的都有,抓到得罚死。” 看我们满满的怀疑,面包师付进一步补充。

  “真检查啊?” 听了有检查的补充,我和那位男士异口同声地问。

  看我们亦步亦趋的怀疑,面包师付笑了,说道:“我们干这行的知道,查是真查,罚也是真罚。”

  老天,我们像听爆炸性新闻一样,真有如此负责的有关部门,如此严肃认真地执法!

  曾几何时,我们是那么真诚地信任,从不怀疑什么。如今本应如此的正常事,却充满怀疑,建立信任这般艰难。

  带着几分欣慰,几分感慨的复杂心情,我们相信了面包师,尽管相信的理由不那么冠冕堂皇。所谓复杂,是心里隐隐有些歉意,我们的种种怀疑,对尚存行业道德的商家,对认真负责严肃执法的部门和公务人员,是不是一种伤害,会不会冷了他们的心。所谓欣慰,是从面包师傅的超市里,看到希望。只要有关部门真查,真罚,就真管用。

  只听那位男士说:“上海这个地方还是挺守规矩的,不能都不信!”

  这回轮到我补充了,“要是全上海,全国都这样就好了!大家放心买,放心吃。”(2019年1月)

阅读:1688
编辑:李丹
导航 时政 观察 民生 社会 视频
抚顺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