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连海:我的相机

抚顺晚报  07-24 08:51  作者:王连海 A+ A-

  转眼之间,几十年过去。不知不觉,我用过了十几台相机。太多时代的印记、抹不去的记忆,深深埋在心里。

  偶然看到的一张老照片,都会把匆匆的过往想起。我是上世纪60年代初生人。小时候,相机可是非常高大上的东西,可望而不可及的珍贵物品。摄影更是神秘的了不得的事情,只有到照相馆或者参加文艺汇演才能看到。我的照片也是少的可怜。单人照除了出生百日照和一张一寸照片,只有一张戴红领巾的,在雷锋纪念碑前。

  上世纪80年代初,参加工作,在李石寨变电所。同班的师哥一直没有孩子,只爱抽烟和摄影,工资都用在这两个爱好上,是当年极少数买得起相机的人。他有时带着相机上班,下夜班后和我一起,到早已想好的地方拍照片,然后躲在用床单挡光的平房小屋子里洗印。我终于能够摸到相机,亲自操作这个神奇的机器,特别新奇,非常开心。逐渐对摄影有了一些了解,感觉黑白世界充满乐趣,满腔热情。

  喜欢看摄影方面的书和杂志,学习摄影知识,了解各种相机功能和价位。同学有一台牡丹120相机,我常常借来;单位领导买的奥林巴斯高档相机,偶尔也用于拍工作场景。功夫不负有心人,摄影水平逐渐进步,有的照片登上了《抚顺日报》,信心更足,兴趣更浓。

  1993年,在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四楼,买了第一台单反相机,海鸥135,加一个闪光灯,花了589元,是我3个月的工资。从此相机不离身,拍雪景、拍高山,留下家庭的美好时光,拍朋友同事的精彩婚礼。黑白胶卷像纸买散装的,自己洗印;彩色的只买国产乐凯的,就图个便宜。每次拍片前,都考虑好光线构图景深,选取最佳角度,才郑重地按下快门。现在真的特别怀念那个用胶卷相机的年代。专心致志,慢工细活,一点儿不敢浪费,却能拍出好照片。几万一台的相机也摸过,好是真好,就是太烧钱,性价比不高。咱不是专业摄影的,拍大场面的机会很少,够用就好。何况不知不觉间,数码相机慢慢成为主流。

  2006年,“五·一”劳动节前夕,在南站买了我的第一台数码相机,银色佳能,2680元。沈阳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式,我们一家三口和大哥一起去参观,巧遇儿子的二中同班同学,留下了珍贵的影像。加入周六暴走队伍以后,每次户外活动必须带着。那时,数码像机很少,队友只几人有,非常受欢迎。拍完照片都得用QQ传送,还要在电脑和网上保存好。如今保存照片的网易像册已经不存在了!我的QQ空间还有一万多张照片,真实记录着,那些年爬山越岭疯狂暴走的情景。

  儿子参加工作不久,就特意为我买了一台索尼卡片机,只有半个手掌大,外出活动携带非常方便。2011年,网购了一台黑色三星相机。随我国内大江南北旅行,去过宝岛台湾,还有泰国。

  2018年,我在京东商城买了佳能EOSM6,5988元,微单,能连手机上网的。2019年,我带着去了西藏,拍摄了青藏高原风光,上了中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这台相机使用前,要先安装镜头,电池也费电,所以除了拍鸟和几次大型活动,就很少用了。

  我现在越来越喜欢手机拍照,快捷方便,传送轻松。但是我对手机的相机功能非常看重,对价格和电池也略有要求。每天兜里揣两个小米手机。一个,6400万相素;另一个,4800万相素;几天充电一次,目前还够用。

  一直认为拍照毕竟是手机的辅助功能,永远不会超过专业的相机,现在看来不是没有可能的。手机更新换代太快了,买到手就已经落后了;长换常新,才能勉强跟上科技发展飞快的前进步伐。好多东西不是等不能用了才换,因为有了更好的,需要体验。用不了多久,就得换5G手机了,中国领先通信领域的时代就要到来。活在美好的新时代,高兴就换个新手机,用自己的眼光,记录大千世界的美丽,真的是开心快乐的事。

  我的相机,我的手机,跟着潮流,越来越好。


阅读:2205
编辑:李丹
导航 时政 观察 民生 社会 视频
抚顺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