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德利:八家子的变迁

抚顺晚报  08-10 09:55  作者:平德利 A+ A-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讲不完的故事,那里有我可爱的父老乡亲。

  车出南站,西行道街,南拐古城子、南沟,直达塔峪、石文,跃过英守水库再南行几公里就到我的家乡——抚顺县石文镇八家子村。

  1953年,我出生在这个小山村,低矮的草房下生活着三越百名农民,东街、西街打闹着三四十个孩童。七八岁时,我常和小伙伴们光着屁股在绿树成荫的西河套抓鱼、摸虾。

  一提到抓鱼,我还真有一套,先选好河岔子,再弄个大点的鱼护子,在河岔子下游把鱼护子埋伏好,封闭一切鱼的出口,之后再到上游把河岔子用石头、土块堵上。见河水减少,便组织小伙伴共同往下游哄鱼。这样不论大鱼、小鱼、小虾、蝲蛄、蛤蟆等都往鱼护子里钻。见鱼进得差不多了,火速抬起鱼护子,那真是:鱼鳖虾蟹纷纷下,大鱼小鱼落玉盆。

  有一回涨大水,我还和小伙伴去河里抓鱼,结果大水把我的裤衩、背心冲走。无奈我借二胖子的马褂围住下身,像鬼子进村儿似的摸回了家,翻出一条长裤急忙穿上。晚上还是被妈妈发现,挨了一顿臭骂。农村的孩子懂事早,农村的农活太多,大人忙不过来,小孩就得“参战”。天刚亮,大人都起来去铲地,妈妈走时把米淘好了,把土豆茄子也都洗完了,放在锅里。然后,弄醒我说:“四丫头”,因为我有三个姐姐,等我出生时,尽管是个男孩儿,为了好养,跟姐姐们一样叫“丫头”。妈说她和姐姐们都出去铲地了,让我再过一个小时把锅点着,她们回来好吃个现成的。

  头天晚上,我率领东街的十多名小伙伴。奇袭了西街二虎子他们的“碉堡”,缴获了大批木制刀、枪,往回撤退时二膀子、大老笨为争夺一挺“机枪”,胳膊被“敌人”划伤……

  由于“战斗”激烈,我很疲劳,一觉儿睡到大天亮,妈妈她们铲地回来,我还在睡梦中。尽管在姐姐地劝说下,我躲过了妈妈的一场胖揍,但妈妈和姐姐没及时吃上早饭,我心里挺不是滋味。打那以后。我落下一个毛病,一有事儿就睡不着觉,生怕再误事。

  我家过去是两间泥草房,冬天冷,夏天热,一到三九天,农村的孩子晚上起夜,一般都在外屋往尿桶里撒尿。早晨起来一看,尿都冻成了冰。妈妈为了让我上学能吃上早饭,天不亮就起来点火做饭,厨房里冷气套热气,雾气蒙蒙,近距离啥也看不见,找个盆碗儿瓢勺的全靠手摸,妈妈做一顿饭真不容易。

  那时候,我们家不富裕,我是民办教师,每月工资13.5元。有一次放学回家,见妻子花5分钱给儿子买了一根冰棍,一不小心儿子没抓住冰棍儿掉到地上。我急忙跑过去捡起来,用水冲了冲给儿子吃。儿子穷干净,说啥也不吃。非要重买一根,气得我抬手给了儿子一巴掌。过后我挺后悔,这是我因为“太仔细”,头一次打儿子,也是最后一次打儿子。如今我每月工资5000元,可以买许许多多根冰棍。

  八家子现在是屈指可数的全国文明村,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幸福、安全、快乐。过去八家子村民杀年猪不敢放仓房里,如今八家子夜不闭户;过去八家子道路狭窄,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如今是一道街、二道街、三道街……一直到十三道街,柏油铺路,满村繁华;过去处处是低矮的草房,如今都变宽敞的大瓦房,很多富户还盖起了楼房、别墅;过去八家子有八个生产小队,每个小队只有一两挂马车,如今八家子千口人,千辆车。什么宝马、奔驰、货车、工程车、三轮车、摩托车、电动车,应有尽有;过去八家子村民土里刨食,靠种地吃饭,如今八家子养殖业(养蚕、养猪)、种植业(葡萄、苹果、梨)、运输业、建筑业,业业兴隆,村民开始步入小康;村党支部书记对我说:“民富才能国强,带领老百姓共同致富,家家都过上好日子是我最大的快乐!”

  八家子我的家乡,如今变得安康、富强令人刮目相看。
阅读:2457
编辑:李丹
导航 时政 观察 民生 社会 视频
抚顺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