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静秋:美丽的小西

抚顺晚报  09-27 10:04  作者:梁静秋 A+ A-

  我朋友小西,人长的很漂亮,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而且小西还更有一种让男人为了她不顾一切的魔力。上高中的时候,我们班的俩男生和外班的三个男生就为了争夺小西,比赛打赌从桥上往河里跳,其中一个姓李的男生显然是取得了永远无法超越的“胜利”,他跳得最远最深,可不凑巧的是,他的头刚好磕在水下的一块硬石头上,人当场就挂了。当时我和小西就站在岸上,看着那河水突然泛起通红的一大片,吓得不知所措。

  这是20多年前的往事了。

  最近小西病了。算了,我直说好了,她快不行了。

  三月初的时候,一次例行体检查后,医生说,往好了说再能坚持三个月。在这三个月中,小西各种办法用尽,收效甚微。

  我们几个“发小”儿喝酒时候很难过,老金说,其实这个病不用治,直接往深山里一住,吃点青菜,呼吸呼吸好空气,静养,比这么折腾强。是啊,李明亮说,马原也是这种病,人家马原就根本不去医院,在云南找了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了,吃当地的应季蔬菜,喝山泉水,宁心静气,白天劳动傍晚写作,三年了,不治而愈。

  说归说,但大家谁也不敢给小西拿这个主意,毕竟,病是在她身上,人命关天的事情,关系再好,也不敢轻易替她拿主意。

  再一天,我去看她,她躺在病床上,我坐在床边的沙发上。我们就那样坐着,什么也没说。没什么好说的了,有些话,好像都说完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在小西不断的叹息中过去了。

  后来,她稍微坐起来了一点点,她轻轻而低地说了一句,唉,我这还什么都没做呢,一切就要结束了……唉,真是不甘心呢。

  这样的话,她说了不止一次了,每次都有人安慰她。

  我看了看她,我在想,我究竟有没有必要再安慰她,对于一个即将要告别人世的人来说,有时候,过多的安慰是不是也会适得其反呢?

  我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她的床边去,坐在她的面前。她还是用那种目光,寻求我的安慰。我望着她,持续望着她,突然,我就笑了。她有些疑惑地看着我,问,笑……笑什么你?

  你还什么都没有做?你该做的不该做的都让你做了个遍,你还不甘心?我微笑着望着她说。

  小西也笑了。是啊,其实我这辈子顶别人好几辈子活的了,也值了。她低头,喃喃地说。

  她年轻时候爱上了文艺男,嫁给文艺男之后才发现钱比什么都重要,尤其生了孩子之后,钱的问题迫在眉睫。小西当机立断甩了文艺男,带着孩儿嫁了个富翁,你知道的,这方面是小西的长项。问题的关键是无论她做多少不合常理的事情,她那我见犹怜的忧郁气质,总能让人产生她是无辜的那种错觉。

  那时小西的日子虽说比不得邓文迪,但场面不输,那叫一个华丽,你懂的。后来富翁回了西班牙,小西也跟去了,3年后,那人白血病死了,小西跟那富翁一大家子人斗智斗勇,最终卷了大部分财产凯旋归来。

  经历了这些的小西,不仅不憔悴,人却越来越漂亮了,是那种让人战栗的漂亮。可见,“相由心生”这件事,重点不在于你做了什么,而是在于你内心是否对你的行为充满了矛盾和怀疑。忽一脚油门忽一脚刹车才容易内心纠结进而破坏外在,如果确认并自赏自己的三观,并让它纵容你的行为,无论怎样“品行不端”,你依旧可以长得风和日丽,像小西这样被岁月打磨出一种令人战栗的美丽,就因为她“悦纳”了自己。

  华丽,繁复,大方,世故的小西,连上天都“青睐”她。

  那天,我们大家看着美丽的小西闭上了美丽的眼睛。

  最后的时刻,我俯在小西耳边悄悄对她说,小西,一会火来了,你别怕……

  一切都结束之后,李明亮走过来,低声问我,刚才最后你跟小西说的什么?

  我望着这个秃顶的家伙,望了半天,然后我就笑了,我一边笑一边对他说:你给我一百块钱我就告诉你。

阅读:4663
编辑:李丹
导航 时政 观察 民生 社会 视频
抚顺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