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玉祥:从唐诗宋词里走进杭州-我的杭州记忆

辽东网  10-04 18:00  作者:杜玉祥 A+ A-

  柳永的《望海潮》: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南宋文化底蕴,现代城市风采。御街青瓦木窗,小桥流水人家。这是对今日杭州的远观。小时候读唐诗宋词,对杭州是遥远的猜想。第一次到杭州,是受到《中国青年报》文章“诱惑“下海后,一直在困境中挣扎,囊中羞涩,到了西子湖畔,恰逢中秋。包船游湖三百七十元,我身上共有千八百的,况且独自一人,穷困潦倒无心浪漫。只能买一只猪小肘,一瓶白酒寻个地方举瓶邀明月。悠闲的游人将西湖边所有的座位占满,绕了许久捡到一个空位,饥肠辘辘,将包有熟食的报紙铺张在地上,掏出半尺长的尖刀“噌”的一刀插下去,刚刚扯了块肉放入口中,同座的人“呼“的一下躲闪开去,四周是防犯惊恐的眼神。比较文雅的说法我的第一次杭州行是以一个道地的流浪汉身份亮相,此时无须斯文,我是在人们屁股底下打地铺又挤一辆旧大巴进入杭州的,早已斯文扫地。

  第一次到杭州,在西湖边上只去了岳飞墓、武松墓、西冷印社几个地方,我上初中前就背诵过岳飞的《满江红》,听过刘兰芳的评书《岳飞传》后更是对这位民族英雄肃然起敬。踏入社会后,历经风雨坎坷,更喜欢他的《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是不是也是那次杭州行,从南京中转过来,正要去买空调大巴票的我被一位中年妇女拦下,问我着急去杭州不?出门在外谁不急着上路,就回说急,她就安排我去指定地点吃饭,然后很快买了票回来,我坐上的车是优先上车先出发的,但只是一辆普通的没有空调跑不快的旧客车,坐在车上暗呼又上当了!车过湖洲,那辆本来我应该坐的早已超过我们的那辆空调大巴侧翻在一块稻田里,有几个人现场就撒手人寰,我们这辆车与肇事车辆并客,中午吃饭有个腿上有血迹的男人惊魂未定又十分看开地要了两个好菜,邀请我与他一起喝。原来,他原本应该靠窗坐,位置被一位不讲道理的老汉占用,争吵一番,他忍气吞声迁就于那老汉,出了事故。他是从那老汉尸体上爬出来的。

  感慨、侥幸、喧泄、讲述、喝酒,那条伤腿如同一件展品被撂在木櫈上。他的语言我也只能听懂三分之一。那晚住在武功广场附近的一个招待所,男厕所的窗下能够见到别人的房间,无意间见到了少儿不宜的场景,用新宾老话讲将会有晦气的。

  果然,那次商务活动出师不利,原本想去钱塘观潮,在那霪雨霏霏的早上,又因心情不顺上了观潮的旅游中巴又下车返回。中午的时候新闻播报钱塘观潮现场发生重大伤亡事故。记不清当时死亡十九还二十九人。那一次的杭州行,惊悚、孤寂、尴尬、困窘,一筹莫展,走头无路,为生计奔波,无心留恋周遭的风景。  

  第二次到杭州是2005年的夏天,是抚顺商会的朋友们一起游华东六省区,有房地产、餐饮、钢材各种行业的,那一次是真正的游杭州,不但参观了各个景点,还观看了宋城的大型歌舞表演。插曲是导游小伙子见这些衣冠简便,相貌平平的人又不购物,要求服务质量还好,很是不屑,在人多的景区冲我们大呼小叫:你们东北的该上车了!这些人有在北京上海或者有生意或者也有住房是见过世面的,忍了许久,见这个小导游太势利、目光浅薄、缺乏教养,就有两个人出面将其挟到了一边,不知道谈了什么,那小伙子脸色苍白抱着导游旗蜷缩副驾驶位置上不再大咧咧地悬天悬地乱咋呼。后来在龙井茶区、蚕丝被销售处大家都有购物,司机一次分提成近两千,导游方知这些看上穷酸的东北人有一定购买力,导游沙哑着嗓子说要给大家唱首歌,大家说你歇会吧。可笑的是一位钢材企业老总要买十六箱杭白菊给员工发福利被人当成了玩笑话没有接茬。  

  第三次以后到杭州的时日皆已模糊。最有趣的是一次与好兄弟去三亚开会途经杭州,中国医药物资协会执行会长刘忠良邀请去他的办公室喝茶,因此,去时在杭州停留四个小时,我们订了往返机票,回来时谁也没有看机票,虽然经停杭州,不是去时那么久,误以为还有四个小时,那时我已经是摄影发烧友,将兄弟拉到杭州周边喝老酒、吃臭豆腐,将其头上扣上一顶毡帽任其在黄包车里熟睡,三小时后赶回机场,根本没有显示有这个航班信息,去咨询台询问,回答说飞机已经起飞多时。漂亮的女服务员问你们俩个人干吗去了?我那酒意未消的兄弟瞪着一双大眼睛认真地回答,我们吃臭豆腐去了!服务员听后捂着嘴扭身跑到屏风后面,过了一会儿才出来依然笑着,参加工作这么久,第一次见到你们这样粗心大意的。一碗臭豆腐,价值四千多,我们重新购买了当天的机票。           

  杭州,这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从唐宋名家的作品里走进我的视界,是今年的两次杭州之行,也就是在举世瞩目的G20峰会前后,我有幸见证了这座城市的转型升级瞬间巨变,她已经开始跻身于一线城市国际化大都市。

  8月8日,我们因为要参加浙江维康发起的公益项目住进了杭州西溪湿地附近的西溪宾馆,据说,这里也是G20的定点接待单位。入住酒店时一连串的检查比去新疆的酒店还要细仔,我问前台的接待:现在就进入演练了?接待:哥,是实战。

  不说西溪湿地的鸟语花香、风柔雨稠。也不说公益活动的现场爱心飞扬,彰显满满的正能量。也不说楼外楼的杭帮名菜,老酒醇香。真正触及我眼底的是西子湖畔的高悬的明月,尢其是月下的山峦链接漫天霞光,霓虹闪烁在叠翠的山峰和古老的楼阁画船之上,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此时的西湖美景用光影点缀一番真正成了天堂盛境,充满诗情画意。叹只叹江洲司马此时没有站在孤山寺北贾亭西,不然会有更加脍炙人口的佳句入诗。惜可惜座中无东坡居士欢饮达旦,否则会千古名句跃然纸上。

  三潭印月,已成过往,水幕绮丽,溢满湖华章流淌。许仙白素贞此刻应尽情抒怀,法海老和尚如临此景也不会他顾流连忘返!面临夕阳芳草浅吟低唱的弘一大师曾问:人天长夜,宇宙黯暗,谁启以光明?进入此境又将如何应对其中的虚实变幻?楼外楼,山外山,西子湖畔不夜天,水幕入天,歌满画船,把酒临风,谁人是仙?G20峰会后,首届全国老年健康用品博览会在杭州开幕,医药界名企、产商学代表、杭州书画名家咸会于此,著名学者易中天先生《大宋经济繁荣的启示》拓宽了我们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视野,座中有成都第一医药刘总,她的企业是首次全国科学大会受过表彰的,郭沫若《科学的春天》就是这次闭幕会的发言,日出江花红胜火,这美妙的句子引导我们走向白居易的著名词作《忆江南》,据说大型歌舞《印象西湖》已经更名《最忆是杭州》,在这秋雨阑珊的季节,我们尽享春的气息、春的预言。一个平凡人的杭州记忆,还需用白居易的名句作结束语。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 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阅读:5506
编辑:卢然
导航 时政 观察 民生 社会 视频
抚顺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