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建华:碎碎念———在戴口罩的日子里

抚顺新闻网  03-27 08:45  作者:韩建华 A+ A-

图片选自网络  仅供参考

  疫情期间,口罩成了生活的必需品,可以这样说,不戴口罩“一事无成”,去市场、去超市,不戴口罩不许进入,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不戴口罩司机有权拒载。

  有两次我打开家门发现没戴口罩又返回来取,就仿佛离开自家半步就踏入危险之地,后来就慢慢形成一种习惯,原来出去之前心里想着“身手钥钱”,而今换成了“口罩手套和手机”,简称“口手手”。就连走在街上偶尔遇到“裸面人”,我都要躲得老远,尤其是“气溶胶”之说出现后,想象着无数个飞沫在空气中张牙舞爪,仿佛顺着口罩空隙都能钻进来,我原来还以为我有点矫情,没曾想我也曾被人躲得老远。

  有一次从娘家回来的公交车上,我看见有两个人摘掉了戴口罩,我就提前几站下车了,也无妨,我正好喜欢走走,也好途中拍一些照片,尤其是喜欢拍街头行人戴口罩的照片,就算是为了忘却的纪念吧,记录这非常时期里,抚顺人口罩下的生活。这时对面正好过来一位年轻母亲手牵着着女儿,青春的气息活活被口罩扼杀,我偷偷半举手机,装出打游戏状,刚准备按下快门,没曾想那位母亲领着孩子机警的躲开了,好尴尬!我拍了个半转身的片子,我很隐蔽的动作,她不会发现我拍她们的,走过去几步远,我才意识到我是因路上行人稀少暂时摘掉口罩忘了戴上。这张照片很不理想,但在我心里是另一种成功,它至少真实记录了疫情期间“人人防我,我防人人”那份的无奈。

  再想一想口罩又给女士们省了多少化妆品,也遮住了多少的“丑”,但同时也掩盖了多少香腮朱唇、青春靓丽。也许在口罩的后面,是惶恐,是迷茫,是无奈,是责任,是坚守,是一切等等,是无穷无尽,更是无限的盼望,盼望着盼望着,摘掉口罩,还我自由呼吸,还我真实容颜,还我走向春天。

  这期间口罩也成为“强手货”、“紧俏货”,早在疫情在国内还没太公开时候,我儿子就提醒我准备一些口罩,开始的两天我并没在乎,1月21日我顺着街道闲步,正好走到药店门口,突然想起儿子的叮嘱,我走进两家药店去看看口罩的情况,看着都还有很多挂在墙上,就想着再走一会儿回过头来买也来得及,结果回头再一去药店,挂在墙上的口罩已经出售得还剩下了半个货架,在我买口罩的同时,又围上来好几个买口罩的人,我才意识到我应该多买一些,还恶狠狠的买了几个H95口罩,等我再一转过头来,满墙的口罩不见了。小小一方口罩,俨然救命稻草一般担负着极大的使命,几乎到了一罩难求的地步,我后悔没狠狠的买,反过来想也不后悔,给别人留点机会吧。

  看吧,不见的那么多口罩去哪里了?也许成了很多人的库存,也成了一道无边街景,为了忘却的纪念一下“口罩时代”,我有时候趁人不注意拍下来来往往的戴口罩大军,我站在一个事先选好的地方,或装作自拍状,或装作化妆状,或者打游戏状,或装作若无其事状,很多时候等待无果时,或者冻得我没着没落时,或者口罩闷得我难以忍受时,我才不忍心的收工。

  去妈家那几天我带她出去散步,无论我怎样商量她戴上口罩,她都以各种理由拒绝,我就吓唬她说,你不应该只考虑自己,如果你不注意,我们几个来陪你是不是有风险呢,她老人家终于勉强听劝了,谢天谢地我们几个“小人家”终于放心了。后来我妈妈怎么劝也不出屋了,她老人家很好的诠释着“我在家我骄傲,我给国家省口罩”那句宣传语。

  那天我从妈家回来,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平时的两个路口都被堵上了,绕了一大圈在入口处要量体温,要被提醒戴口罩,要实名登记,遵守这些铁的纪律是必须的,其实这相当于政府给每个小区戴了一个大口罩呢,谁要是不遵守,诸如因为社区服务者的善意提醒而说三道四,那简直不可理喻了。

  疫情刚开始那会儿,大家可能都有过不当的认识,比如有的人用普通口罩,或者用毛巾自制口罩,我承认我也有防范过当的事,我把戴了不一会儿的口罩扔掉过一个,有几天我出去时还戴了两个口罩,是专家的指导才让我的恐慌之心慢慢的平复,我的那些口罩也幸免浪费。那天我从月牙岛回来快到家了,把戴过不一会儿的口罩弄丢了,我还挺心疼的呢。

  想一想口罩给人们挡住多少的飞沫粉尘,又给人们多少的心理安慰!在我们的城市,尤其是对于我,它后者的功能远远超过前者。儿子在新加坡,刚一开始那些天,新加坡当地人几乎不戴口罩,而且周末的教堂活动继续进行,我真是急坏了又无计可施,有几天晚上我不敢睡觉,一闭上眼睛就猛的惊醒,随着疫情在国外开始出现严重势头,他们也开始重视了,我也稍稍放下那颗不安的心。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在德国,那里把戴口罩当成患病的象征或者被视为对宗教的不尊重,我的朋友为此也相当担心,直到德政府“开明”起来,那位朋友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

  那天我走在大街上看见一个女士怀抱一只小狗,她和她的狗狗都戴着N95口罩,我想起夏天里狗张着嘴喘气的样子,就很可怜那只小狗,人类的防范强加给狗类,我不懂得这是否过了,好在现在是寒冷天,狗类不会对人类的逼迫有太大的反感吧。反正我和李允去劳动公园和月牙岛拍照,每次回家都有些头疼,后来一想肯定是口罩惹的祸,平时自在惯了,被口罩束缚的呼吸,是难言的一种痛。今天下午在河堤散步,想去看看长春桥下那个滑板少年的城市铁塑,走近一看,不知道是哪个淘气鬼给它也戴上了口罩,让它多了一份滑稽可爱,可是我的心里却泛出一丝丝难过,它本无血无肉,却也被赋予了我们这些高级动物之躯的模样。看来疫情期间一个小小的口罩,可以给人类带来多大的安慰,也让人类遭到多么辛辣的讽刺。

  我猜想,为了起到“请勿模仿”的警示作用,往期录制的电视节目上都打出“春节前录制”的字样,我心里暗暗想,仿佛2020年春节这个最欢庆最团圆的日子,成了全球华人的一种痛,一道莫名其妙的分水岭,界定着“裸面时代”和“口罩时代”。只能把一切都乖乖的交给时间吧,它肯定会带走病魔,也会留下什么,它更会带来什么,未来的日子里,当人们再次回首这些伤心的往事,人类会不会痛定思痛,痛改前非呢?我相信经历了“口罩时代”的痛,人类会迎来真正意义的涅槃重生。

阅读:1362
编辑:李丹
导航 时政 观察 民生 社会 视频
抚顺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