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相适:无名调·高尔山奇树

在高尔山公园喜鹊湖西大草坪至雷锋林的山谷土路中间,有一个供休息的平台,台的下沿有棵情侣树,上沿有棵弟兄树,两树相距17米。今作新词牌《无名调》颂之。

许华凌:父亲·矿灯

父亲是一名矿工,小时候喝黄河之水长大,当年未满二十岁的他,就来到了全国有名的抚顺龙凤矿,在千尺井下,在煤的洞穴里,点燃了一盏矿灯。

刘群华:一地秋收

每年这个季节,土地流金的颜色就悄悄爬上远近的禾和苞谷。而我,也急切地从城里溜出,走进父亲充满希望和喜悦的田里。

春风过处

没有一种风比春风更令人陶醉。虽看不见,却无处不在。山川丘陵、江河湖海、田野森林、城市村庄,她都用温柔的手抚摸过。春风过处,万物葳蕤,生机勃勃。

一曲清音云水间

大凡人是最易怀想的,面对季节更迭,总是难免怀恋过去或渴望未来,偏偏很难珍惜当下。所以伤春悲秋,历来不乏名篇佳构。可是,南风已起,你怎么能不侧耳细听那一曲曲笛声呢?

故乡的河

梦想引领生命的底色——读戴启章先生《我的大学梦》

读《我的大学梦》,给我最大的思考与启示,就是对“梦想”的认识。愿望是生活目标的实体指向而称之为理想,梦想是理想的升华。

林若格:诗情师情

因为疫情,回不去学校,本想拜访的人也未得见。夜里看见同学发文回忆恩师,便想起自己的来。

郭秀江:窗外即景

一提外卖手中执,步履匆匆莫得迟。老母隔空常遥望,我儿晚饭可得吃。摩托车后耸小丘,过巷穿街登客楼。我续物流牵万户,辛劳不吝汗水流。

孙相适:王树滋诗《关门山》再欣赏

关门山峡谷紧连着又一条约1500米长的峡谷。峡谷两侧悬崖连绵,沟谷曲折。峡谷西起今拦截五龙河的得胜水库大坝,东至马尔墩村的下岗子。下岗子小河沿峡谷西北流,在关门山外注入五龙河。峡谷里的道路是从上夹河去往永陵的必经之路,直到民国时期,峡谷里依然车水马龙。这条路反复涉河,很不好走。关门山就在古道之侧。

郭秀江:街头即景

你仍然/伫立在人行道旁/清冷、寂寞的时光/斑驳了一身绿色的庄严/就像你身后/愈见逼仄的“门脸”/《中国邮政》的字样/曾经难忘的辉煌

韩建华:碎碎念———在戴口罩的日子里

疫情期间,口罩成了生活的必需品,可以这样说,不戴口罩“一事无成”,去市场、去超市,不戴口罩不许进入,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不戴口罩司机有权拒载。

鞠庆国:洁白的丰碑

我来不及擦掉腮边的泪/看到一批又一批白衣战士/去攻克病毒这一顽固的堡垒/正如战场上不断有人倒下/而请战的他们仍然挺身而出/无怨无悔!

王玉英:爸爸妈妈 等你回家

刘志宽:抗击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楹联

总书记指挥抗疫人人心暖 / 共产党体恤民情事事周全 / 万众同心除疫病 / 九州合力唤春天 / 新冠无情毒武汉 干群有策斬鬼妖

孙相适:南乡子·阻战新冠肺炎

春节虐灾星 / 没有硝烟爆战争 / 新病凶残情紧迫 / 鏖兵 / 决策运筹举国行 / 宅室静如凝 / 逆势冲杀忘死生

佟俊梅:立春

是春风吹来青鸟/是阳光捧出花苞/冰凌花揭开/泥土的红盖头/小鸭滑动/红色的小脚/是谁在枝干里奔跑/泥土,点起沸腾的火苗/迎春花捎来口信/一群小鸡/要住进嫩黄的唇角

赵成发:最美的美食

美食称美,决不仅仅是满足口腹之欲那么简单。美食承载文化,品味一个地方的小吃何尝不是品味此地的历史,风情,民俗和民生。美食牵动心弦,撩拨情丝,羁弥乡愁。美食难忘,总让我们想起一段难忘的时光。谈恋爱时,有谁没请过意中人品尝美食吗?

赵成发:赏树游村,乡愁如水

抚顺是块风水宝地,人杰地灵,满族文化肇始于斯,崇山幽谷、茂林秀树在抚顺,新宾和清原三县皆不乏见。在这片热土上及周边县市有不少神树,据说登记在册的古树名木仅清原一县就近百棵。